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判業務 > 民事審判
中美貿易戰背景下的我國破產審判工作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發布時間:2018-07-25 09:12:11
  中美貿易戰背景下的我國破產審判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咨詢委員會副主任 杜萬華
  中美貿易戰已經開戰。7月11日,美國又宣布將對中國2000億美元的輸美產品征收10%的高額關稅。貿易戰又進一步升級。事態會如何發展,發展到什么程度,目前還難以預料。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美國對在華企業輸入美國的產品按照600億、2000億、5000億美元的規模遞次征收高額關稅,將有不少在華企業會陸續陷入破產困境。天下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對貿易戰可能導致的企業破產,人民法院應當及早進行研判,以防不測。
  如何開展破產審判工作,我過去曾經講過要建立一個平臺,即人民法院要建立一個破產審判工作的平臺;完成兩項任務,即人民法院破產審判工作要完成救治危困企業和對死亡企業實現市場出清的任務;明白破產審判的三個優越性,即人民法院的破產重整與非司法兼并重組相比,有三個優越性:明確債權債務的優越性、信息公開的優越性和法院與政府溝通協調聯動機制的優越性;建立四個機制,即人民法院開展破產審判工作要建立四個基本機制:破產企業識別機制,法院與政府溝通協調聯動機制,上下協調各方聯動的信息溝通機制,各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協調平衡機制;采取五項措施,即人民法院開展破產審判工作應當采取的五項工作措施:建立專業化的破產審判機構和破產審判隊伍的措施,建立專業化的破產管理人隊伍和規范化的破產管理工作制度,建立一批以市場化為導向的能夠挽救企業的企業,建立起執行轉破產審查的制度,建立起繁簡分流的工作程序。
  目前,審理一般破產案件,我認為仍然應當按此進行。但是,在貿易戰背景下,涉貿易戰的相關企業的破產問題,應當根據目前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認真思考對策。
  首先,要將法治化、市場化、專業化有機結合起來,有效地推進破產審判工作。所謂法治化,就是要按照我國企業破產法等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要求,對破產案件進行立案、審查和處理。對符合重整條件的,要認真開展重整工作;符合和解條件的,做好相關工作,推動債權人與債務人的和解協議的實現;符合破產清算條件的,認真做好財產清算工作,盡最大可能維護債權人的債權。按照法律程序,特別是破產法律程序的要求,推進破產審判工作的進程,公平公正地維護好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利。所謂市場化,就是在破產審判工作中,無論是破產和解、重整和清算,都要以市場化為導向,尊重債權人、債務人、投資人、股東的選擇,按照法律的相關規定作出相關裁決,并監督和推動該裁決的實施。
  所謂專業化,就是要尊重不同行業的專業化要求,開展破產審判工作。法治化、市場化、專業化,在破產審判工作中不是相互對立、相互隔離的,相反,它們是相互聯系、相互補充、相互滲透、相互影響的。在破產審判工作中,無論是程序的保證、裁決的作出、計劃的實施等方面,都要將三者有機結合起來。如果不將這三者有機結合起來,只孤立地進行法律判斷,破產審判工作就不可能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破產審判工作為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服務的目的就難以實現。
  其次,要做好優質企業的破產審判工作。貿易戰背景下的破產審判工作,與去杠桿、去庫存,清理僵尸企業背景下的破產審判工作是不同的。在貿易戰背景下的破產企業,有不少是優質企業,甚至是很有前途的高科技企業。這類企業往往設備工藝先進,科技水平一流,管理制度完善,產品質量優良,市場銷售興旺。
  企業之所以破產,是因為貿易戰原因,產業鏈前端的原材料或者零部件因高額關稅導致成本大幅度增加,或者因各種原因關鍵原材料或零部件被禁售,或者因國外貿易保護主義的反傾銷、反補貼高額稅收導致成本大幅上升,或者因為相關國家因貿易保護而突然關閉市場,導致產品銷售困難,或者因服務貿易中的技術禁運,導致產品難以進行生產,或者因為債務結構不合理出現債務危機。在此情況下,企業生產經營難以為繼,陷入了破產困境。針對上述情況,人民法院開展破產審判工作的基本思路,應當是按照法律的規定和市場化的要求,保護住這些企業,或者保護好其優質的整體生產經營體系和能力,而不能采用碎片化方式清算拍賣財產,破壞其整體生產經營體系和能力。
  在具體操作方式上,可以根據企業的不同情況,在現行法律的框架內,按照市場化、專業化的要求,采用破產和解、破產重整,或者破產重整與破產清算相結合方式,保護住企業或者其優質的整體生產經營體系和能力。根據多年來人民法院的破產審判實踐的經驗,將法治化、市場化、專業化有機結合起來,這一目的完全可以實現。
  再次,要按照不同的行業,建立起一批能夠挽救企業的企業。多年的破產審判工作實踐證明,危困企業或者危困企業的生產能力要通過破產重整重新獲得新生,戰略投資人加入十分重要。但實踐中,戰略投資人難尋是不爭的事實,這也是破產重整成功率不高的主要原因。企業是各種生產要素結合的平臺,其陷入破產困境,主要是各種生產要素組合不合理,且自身難以解決不合理組合問題,需要借助外界力量重新注入新的生產要素,并對新舊生產要素重新組合,使其重獲新生。但是,我國不同的生產要素,由不同市場主體掌握:掌控資本的不掌握科技,不了解市場,不懂管理;而掌握科技,了解市場,精通管理的人又不掌握資本。不同生產要素的相互分立,是我國目前破產重整成功率不高的主要原因。如果能夠在各行業建立起一批能夠掌控不同生產要素,或者能夠有效調動不同生產要素的企業,那破產重整的成功率必將大大提高。目前,這種觀點已經不是簡單的理論設想,它已經被重慶鋼鐵股份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的實踐所證實。重鋼的破產重整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引進了“四源合基金”。“四源合基金”實質上就是針對鋼鐵行業重整或者重組而成立的挽救企業的企業。正因為“四源合基金”掌握了鋼鐵生產的不同生產要素,包括資本、鋼鐵行業的市場、鋼鐵行業的管理、鋼鐵行業的科技等生產要素,當它們將這些新的生產要素與重鋼原來的生產要素重新組合以后,重鋼會才在重整后短短的幾個月里實現了扭虧為盈,實現了浴火重生。在這次貿易戰的背景下,如果我們能夠按照不同行業,組建一批能夠掌控或者能夠調動不同生產要素的基金、公司或者其他能夠挽救危困企業的企業,那對于保住因貿易戰而陷入破產困境的優質企業,或者其優質的整體生產經營體系和能力,無疑會有很大的好處。
  第四,要加快破產管理隊伍建設,盡快實現破產管理人隊伍專業化和工作規范化。我曾經多次講過,當前破產審判工作效率不高,除破產審判工作專業化程度還需要提高外,破產管理人隊伍專業化和工作規范化程度不高是重要原因。
  其一,破產管理人在破產審判工作中處于中心位置。它不僅要與債權人、債務人、股東溝通,還要與投資人談判,維護好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利。其二,破產管理人不僅要保證破產企業的財產安全,還要管理好破產企業的財產,做好企業財產的清理,監督企業破產重整計劃的落實等工作。其三,破產管理人不僅要與政府密切溝通聯系,處理好相關事務,還要做好法官破產案件審理的助手,依法推進破產審判程序順利進行。破產管理人要懂法律、財會,還應當懂企業管理、財產管理等專業知識,否則很難適應工作。目前,破產管理人還主要是律師和會計師,以后還應當吸收企業家等專業人士進入管理人團隊,共同做好破產管理人工作。面對貿易戰背景下的破產審判工作,只有破產管理人隊伍專業化,工作規范化,破產審判工作的質量和效率才能大幅提高。面對當前的瓶頸,特別是貿易戰背景下不少優質企業的生死存亡,相關行政機關和人民法院應當積極進取,勇于擔當,盡快推動這一工作上一個新臺階。第五,要積極爭取政府支持,共同做好貿易戰背景下的破產審判工作。在通常情況下的破產審判工作,建立常態化的法院與政府之間的溝通協調聯動機制,是人民法院破產審判工作能夠提高審判質量和效率的重要前提。
  在貿易戰背景下,建立和完善法院與政府之間的溝通協調聯動機制,就顯得更加重要、更加迫切。因為這類案件的審理涉及更加廣闊的市場視野,更加專業的經濟信息,更加周到的專業服務,更加復雜的社會問題。這些問題沒有政府的參與和支持很難有效解決,破產審判工作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都難以取得。貿易戰背景下的破產審判工作,雖還不可能馬上開始,但需要未雨綢繆。不早做準備,臨陣磨槍,倉促上陣,難有勝算。
  為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服務,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是人民法院的神圣職責。中美貿易戰的開戰,是中國崛起過程中難以避免的沖突。在今后的發展中,類似這樣的沖突還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出現。
  對此,我們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人民法院應當以中華民族崛起為己任,敢于迎難而上,用我們的知識和聰明才智,服務國家、服務民族,在黨中央的領導下,戰勝一切困難,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努力奮斗!
責任編輯:劉澤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